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 赐 慧 果

果子的智慧背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诗经释义(二)  

2009-01-30 13:42:49|  分类: 语文知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1.伐 木

伐木丁丁,鸟鸣嘤嘤。出自幽谷,迁于乔木。嘤其鸣矣,求其友声。相彼鸟矣,犹求友声;矧伊人矣,不求友生?神之听之,终和且平。伐木许许,酾酒有藇!既有肥羜,以速诸父。宁适不来?微我弗顾。於,粲洒埽,陈馈八簋。既有肥牡,以速诸舅。宁适不来?微我有咎。伐木于阪,酾酒有衍!笾豆有践,兄弟无远。民之失德,乾餱以愆。有酒湑我,无酒酤我。坎坎鼓我,蹲蹲舞我。迨我暇矣,饮此湑矣。

译文:

       砍伐树木铮铮,好鸟鸣叫嘤嘤。从那深谷飞出,迁到高大树木。嘤嘤好鸟和鸣,追求它的友声。那些好鸟精诚,尚能求其友声;人们何其寡情,却不呼伴引朋?谨慎循从情理,和乐而又安宁。砍伐树木梭梭,滤酒甘美盛多!既有肥嫩羊羔,延请同宗父老。宁使凑巧没来?不是对我不睬。啊,庭堂洒扫洁净,八碗佳肴纷呈。既有肥美公羊,延请异姓尊长。宁使凑巧没来?不是对我责怪。砍树在那山坡,滤酒甘美盛多!排列竹木盖碗,兄弟不要疏远。人们失却情谊,多因饮食见弃。有酒共尽佳醸啊,无酒同饮浊浆啊。铿铿击鼓助兴啊,蹲蹲舞姿从容啊。待我有暇会友啊,重聚再饮美酒啊。

提示:

       这是燕飨朋友故旧的诗歌。

注释:

(1)伐木丁丁:本句以伐木丁丁联系到鸟鸣嘤嘤,又以鸟鸣求友比喻人们慕友之情。丁丁:伐木之声。(2)嘤嘤:鸟鸣之声。(3)出自幽谷:自幽谷出。幽谷:深谷。(4)迁:升;移徙。(5)乔木:高大的树木。(6)求其友声:指迁处于高树的飞鸟,犹能求其友声,不忘尚在幽谷的同类。以此兴人之升迁高位者,也不应忘怀旧友。(7)相:发语词。(8)矧:何。(9)伊:助词,无实义。(10)生:助词,无义。(11)神之听之,终和且平:人们自知戒慎,循从这道理,互相友善,则既和乐又安宁。神:读“慎”。谨慎。听:听从;遵循。神之听之:指谨慎地遵循情理。(12)许许:象声词,锯木声。(13)酾:(施)。用筐或用草滤酒以去其糟。(14)藇:(许)。酒之美也。(15)羜:(主)。羊羔。(16)速:召;延请。(17)诸父:宗族中之长辈;或泛指族人。(18)宁适:宁:宁使。适:凑巧。(19)微我弗顾:微:无,勿。我弗顾:弗顾我。勿弗顾我:不要不顾念我的情谊。(20)於:(乌)。感叹词。(21)粲:鲜明貌;干干净净的样子。(22)埽:(扫)。(23)陈:摆开;排列。(24)馈:进食于人。(25)八簋:(鬼)。古代燕享、祭祀用的一种食器。八簋:极言食器盛多,食品丰盛。(26)牡:公羊羔。(27)诸舅:对异姓长辈之尊称。(28)咎:过;责备;怪罪。微我有咎:无有咎我,不怪罪于我。(与上“微我弗顾”句,都是希望对方比来之词。)(29)衍:美。指酒之醇美。(30)笾豆有践:笾、豆:古代祭祀或燕飨时用来盛食品的器皿。践:陈列貌。(31)兄弟:在此指同辈亲友。(32)无远:勿远,不要彼此疏远。(33)失德:指失其朋友之义。(34)乾餱:指粗薄的食品。干粮。(35)愆:过错。(36)湑:(许)。用茅草滤去酒糟。(37)坎坎:击鼓之声。(38)蹲蹲:舞容。(39)我:语气助词。(40)迨:及;到。(41)暇:闲暇。

2.采 薇

采薇采薇,薇亦作止。曰归曰归,岁亦莫止。靡室靡家,玁狁之故。不遑启居,玁狁之故。采薇采薇,薇亦柔止。曰归曰归,心亦忧止。忧心烈烈,载饥载渴。我戍未定,靡使归聘!采薇采薇,薇亦刚止。曰归曰归,岁亦阳止。王事靡盬,不遑启处。忧心孔疚,我行不来!彼尔维何?维常之华。彼路斯何?君子之车。戎车既驾,四牡业业。岂敢定居?一月三捷。驾彼四牡,四牡骙骙。君子所依,小人所腓。四牡翼翼,象弭鱼服。岂不日戒?玁狁孔棘!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行道迟迟,载渴载饥。我心伤悲,莫知我哀!

译文:

       采薇菜啊采薇菜,薇菜新芽生出来。盼回乡啊想回乡,盼到岁末仍茫茫。抛舍亲人离家园,只因玁狁来侵犯。跪不宁啊坐不安,只因玁狁来侵犯。采薇菜啊采薇菜,薇菜柔嫩长起来。盼回乡啊想回乡,归期渺渺摧肝肠。忧愁烦闷心火烧,又饥又渴苦难熬。我们征战永无尽,家乡无人来问讯!采薇菜啊采薇菜,薇茎渐硬长起来。盼回乡啊想回乡,转眼春日暖洋洋。王朝差役没个完,不顾休息不得闲。忧愁烦闷心病添,我们征战难回还!绚丽夺目是什么?华贵车帷绣彩花。高高大大谁的车?将帅贵人乘战车。驾着兵车气昂昂,四匹公马强又壮。哪敢安居歇歇脚?一月频频传捷报。驾着四匹好公马,四匹公马高又大。将帅依乘战车上,兵士隐蔽战车旁。四匹公马齐步闯,象牙弓梢鱼皮囊。哪敢日日不警惕?玁狁犯边军情急!当初我们从军征,杨柳飘拂舞东风。如今我们返回程,霰雪飘落纷零零。慢慢腾腾远行军,又渴又饥萦苦辛。我心凄凄悲满怀,无人体察我情哀!

提示:

       这大概是周宣王时期出征战士唱的歌。它真切深刻地反映了当时玁狁犯边的危急局势,出征者的征战过程,以及他们在归途中复杂的思想感情。

注释:

(1)采薇:本诗以采薇菜起兴,是征人回忆往事的线索。薇:野豌豆。这些古代士兵采薇,应是为了充饥。(2)作:指薇菜刚刚生出地表。(3)止:犹“之”字,语尾助词。(4)曰:发语词,无实义。(5)归:回故乡,这是士兵思乡之词。(6)岁亦莫止:已经临近年底了。岁莫:岁暮。即岁末。(7)靡室靡家:无室无家。指征人远行,违离家乡,男旷女怨,有家犹如无家。靡:无。(8)玁狁:(险允)。古又称匈奴。(9)故:原因。指这些士兵由于玁狁犯边的缘故而远离故乡,抛家舍业,从军征战。(10)不遑启居:不暇启居。遑:闲暇。不遑:无暇。启居:古称跪坐与安坐。不遑启居:无暇休息。(11)柔:指始生之薇,十分柔嫩。从第一章的“作止”(刚发芽),到第二章的“柔止”(始生肥嫩之茎叶),说明时序更迭,征战已久。(12)忧止:因归期将晚而忧虑。(13)烈烈:本指火势大盛。此处指忧虑之状,心如火烧。(14)载饥载渴:“则饥则渴”。又饥又渴,指当时生活艰苦,没吃的没喝的。(15)我戍未定:我们征戍之事未完。戍:防守边疆。定:结束;停止。(16)靡使归聘:有三解:家中无法来人问讯;没有使者回去代我问候家人;没有闲暇让使者带去我的平安家信。聘:问,问访,此处指问候。(17)刚:指薇菜继续生长,茎叶已由柔嫩变为坚硬了。刚:坚硬。(18)阳:温暖,指岁序更易,已到第二年春天的温暖季节了。(19)王事靡盬:王事:此处指征戍之事。靡盬:没有尽头;没有休止。靡:无,没有。盬:止息。(20)启处:犹“启居”。(21)孔疚:非常痛苦。孔:大。很。疚:病;痛苦。(22)来:至;归(回到家乡)。(23)彼尔维何:尔:花朵盛开之状。彼:那些。维:语词。意为:那些繁盛美丽的花朵是什么?(24)维常之华:“帷裳之华”。意为:是那车帷上绣绘的花朵。维常:“帷裳”之借。华:古花字。(25)路:即“辂”字。辂车:泛指大车,此处专指将帅之车。(26)斯:助词。(27)戎车:指古代战车。(28)驾:驾驭,指驭者驾驭操纵车马,进行战斗。(29)四牡业业:驾车的四匹公马高大强壮。牡:公马。业业:强壮貌。(30)定居:犹“启居”。(31)三捷:多次胜利(捷报频传)。三:多数之称。(32)骙骙:强壮貌。(33)依:依靠。站着靠在车上。(34)腓:(非)。掩蔽。(35)翼翼:整齐貌,形容军马训练有素,步伐整齐。(36)象弭鱼服:象牙或兽骨镶嵌的弓梢,鲨鱼皮制的箭袋。(37)日戒:日日警戒。戒:警惕。(38)孔棘:甚急。棘:急。(39)往:指前往边陲作战。(40)依依:形容杨柳茂盛而且随风飘拂的样子。(41)思:语气词。(42)雨雪:落雪。雨:落,降。(43)霏霏:霰雪纷纷飘落之状。(44)行道:道路;征途。(45)迟迟:形容道路悠远,或解为慢慢行走之状。(46)莫知我哀:不知道、也不体恤我们(战士)的苦情。

3.蓼 萧

蓼彼萧斯,零露湑兮。既见君子,我心写兮。燕笑语兮,是以有誉处兮。蓼彼萧斯,零露瀼瀼。既见君子,为龙为光。其德不爽,寿考不忘。蓼彼萧斯,零露泥泥。既见君子,孔燕岂弟。宜兄宜弟,令德寿岂。蓼彼萧斯,零露浓浓。既见君子,鞗革冲冲。和鸾雝雝,万福攸同。

译文:

       艾蒿高大丛丛啊,露水零落清莹啊。已经见到君子啊,宣泄我的衷情啊。宴乐笑语相逢啊,所以安处康宁啊。艾蒿高大丛丛啊,露水零落清莹啊。已经见到君子啊,真是无比光荣啊。他的德行专一啊,祝愿长寿永生啊。艾蒿高大丛丛啊,露水零落清莹啊。已经见到君子啊,无限安乐和睦啊。亲密犹如兄弟啊,美德长寿幸福啊。艾蒿高大丛丛啊,露水零落浓重啊。已经见到君子啊,马辔、马勒,垂饰冲冲啊。和铃、鸾铃,交响雝雝啊,万福齐至您的门庭啊。

注释:

(1)蓼:(路)。长大貌。斯:助词。萧:黄蒿。(2)零露:形容清露如雨滴下落。零:下雨。(3)湑:(许)。本指滤过的酒,引申为清澈的样子。(4)写:通“泻”。宣泄。(5)燕:燕饮。(6)誉:通“豫”。安,乐。豫处:安处。(7)瀼瀼:露水盛多之状。(8)为龙为光:龙:古“宠”字。荣耀。为:是。(9)德:指道德,德行,恩德。(10)不爽:不差。(11)寿考:长寿。考:老。(12)不忘:“不亡”,不已。忘:“亡”之借。已。(13)泥泥:沾湿之状。(14)孔燕岂弟:非常安乐和悦而且融洽敦睦。孔:甚。燕:安。岂弟:(凯替)。和易近人。岂:乐。弟:易,和悦。(15)宜兄宜弟:形容关系和睦,犹如兄弟。(16)令德:善德,美德。令:善,美。(17)寿岂:寿而且乐。(8)浓浓:厚重之貌。(9)鞗革冲冲:指马辔上的饰物下垂之状。鞗:(条)。马缰,马辔。冲冲:下垂之貌。(10)和、鸾:和:轼前的铃。鸾:镳上的铃。(11)雝雝:(庸)。形容鸟鸣之象声词,在此形容铃声。(12)攸同:攸:所;是。同:聚;毕至。

4.庭 燎

夜如何其?夜未央,庭燎之光。君子至止,鸾声将将。夜如何其?夜未艾,庭燎晣晣。君子至止,鸾声哕哕。夜如何其?夜乡晨,庭燎有辉。君子至止,言观其旂。

译文:

       夜色何时分?夜色犹未尽,庭中大烛光耀金。君子待驾到朝庭,但闻丁冬响鸾铃。夜色何时刻?夜色犹未绝,庭中大烛明晣晣。君子待驾到朝庭,但闻鸾铃响丁冬。夜色何时分?夜色将向晨,庭中大烛光欲尽。君子待驾到朝庭,迷离渐见龙旗影。

提示:

       这是一首宫廷乐歌。写周天子早朝的情形。在夜未尽、天将晓之时,王、侯、公、卿就已陆续会同。本诗写景状物,生动逼真,雍容庄穆。

注释:

(1)夜如何其:夜色是什么时辰?其:(击)。语尾助词,无实义。(2)夜未央:夜未已;夜未尽;夜未久。(3)庭燎:大烛。即在庭中点燃的火烛。(4)未艾:犹“未央”。艾:(义)。绝;止。(5)晣晣:(哲)。明。(6)哕哕:(会)。有节奏的铃声。(7)乡晨:“向晨”;向明。将明。乡:“向”之借。近。(8)辉:火气。(9)言观其旂:言:乃。观其旂:看到了那些旗子。

5.沔 水

沔彼流水,朝宗于海。鴥彼飞隼,载飞载止。嗟我兄弟,邦人诸友。莫肯念乱,谁无父母?沔彼流水,其流汤汤。鴥彼飞隼,载飞载扬。念彼不蹟,载起载行。心之忧矣,不可弭忘。鴥彼飞隼,率彼中陵。民之讹言,宁莫之惩?我友敬矣,谗言其兴。

译文:

       奔腾澎湃东流水,朝宗到海不复回。隼鸟振翼飞得疾,又飞翔啊又止息。嗟叹我的好兄弟,嗟叹我的好乡友。王朝不肯止祸乱,谁人不为父母忧?奔腾澎湃东流水,浩浩荡荡不复回。隼鸟振翼飞得疾,又飞翔啊又扬起。忧虑坏人不行善,匆匆来去我不安。我心悽惋愁无限,苦思如潮恨无边。隼鸟振翼快如风,自由翱翔山陵中。坏人谣言把人伤,为何不能止毁谤?劝我好友要提防,谗言纷纷起四方。

注释:

(1)沔彼流水,朝宗于海:浩浩荡荡的流水,终于归入大海。沔:(免)。水流满溢之状。朝宗:本义是“诸侯春见天子曰朝,夏见天子曰宗。”此处比喻众水归海,如朝宗。于:至;往。(2)鴥彼飞隼,载飞载止:疾飞的隼鸟,又飞上去,又落下来,自由飞翔。鴥:鸟疾飞貌。隼:(笋)。一种猛禽。按:“沔彼流水,朝宗于海”,反兴人无归宿。“鴥彼飞隼,载飞载止”,反兴人不自由。(3)嗟我兄弟,邦人诸友:意谓:嗟叹我的兄弟和乡人诸友。邦人:乡人;同乡。(4)莫肯念乱,谁无父母:指当政者不肯止乱,使民受难,试问谁无父母呢?是哀悯父母之意。念:止息。(5)汤汤:(伤)。即“荡荡”,波流盛大之貌。(6)扬:指高飞。(7)蹟:同“迹”。在此是追寻踪迹之意,是循道而行之意。不蹟是指不按正道而行。(8)载起载行:“且起且行”,指忧愁深重,坐立不安之状。(9)心之忧矣,不可弭忘:心中的忧愁不能平息终止。弭:停止;消除。忘:“亡”之借。已。(10)率:循。(11)中陵:陵中。山陵之中。(12)讹言:(蛾)。诈伪之言;谣言。(13)宁莫之惩:何不能止。宁:胡,何,为什么。之:语中助词。惩:止,制止。(14)我友敬矣,谗言其兴:我的朋友们要警惕啊,谗言太盛了,太可怕了。敬:警,儆。是戒慎、警惕、堤防之意。

6.我 行 其 野

我行其野,蔽芾其樗。昏姻之故,言就尔居。尔不我畜,复我邦家。我行其野,言采其蓫。昏姻之故,言就尔宿。尔不我畜,言归斯复。我行其野,言采其葍。不思旧姻,求尔新特。成不以富,亦袛以异。

译文:

       我漫步在那郊野,臭樁树初生绿叶。为了和你结婚之故,前来就你同居一处。婚后你却不能容我,我回娘家与你决绝。我漫步在那野外,去采那鲜嫩蓫菜。为了和你结婚之故,前来就你同宿一处。婚后你却不能容我,我回娘家与你决绝。我漫步在那野外,去采那鲜嫩葍菜。老夫妻恩情全忘,却求得新人成双。绝不是她家殷富,只因为新人异故。

提示:

       这是古代的一首弃妇诗。这女歌者对于喜新厌旧的丈夫,严词痛斥,并表示决绝态度。

注释:

(1)蔽芾:(费)。树木枝叶初生葱茏之状。芾:小貌。(2)樗:(初)。落叶乔木。又名“臭樁”。按:樗树初生新叶时,正是仲春季节,也可能是这女子结婚之时。本诗各章开头两句,都是指结婚时之事物。(3)言就尔居:前来就你同居一室。言:发语词。(4)尔不我畜:“尔不畜我”。畜:(序)。养。(5)复我邦家:回到家乡,回到母家。复:回。邦:家乡。(6)蓫:(竹)。草名。(7)言就尔宿:义同“言就尔居”。(8)言归斯复:义同“复我邦家”。言、斯:都是助词。(9)葍:(福)。多年生蔓草。(10)不思旧姻,求尔新特:不念旧日婚姻之情,求得你新的匹偶。特:配偶。(11)成不以富,亦袛以异:“诚不以富,亦袛以异”。成:“诚”之省借。不以富:不是因为新的配偶富有。袛:“只”的繁体。只以异:只因其新人而异于故人罢了。

7.斯 干

秩秩斯干,幽幽南山。如竹苞矣,如松茂矣。兄及弟矣,式相好矣,无相犹矣。似续妣祖,筑室百堵,西南其户。爰居爰处,爰笑爰语。约之阁阁,椓之橐橐。风雨攸除,鸟鼠攸去,君子有芋。如跂斯翼,如矢斯棘,如鸟斯革,如翚斯飞,君子攸跻。殖殖其庭,有觉其楹。哙哙其正,哕哕其冥,君子攸宁。下菀上簟,乃安斯寝。乃寝乃兴,乃占我梦。吉梦维何?维熊维罴;维虺维蛇。大人占之:维熊维罴,男子之祥;维虺维蛇,女子之祥。乃生男子,载寝之床。载衣之裳,载弄之璋。其泣喤喤,朱芾斯皇,室家君王。乃生女子,载寝之地。载衣之裼,载弄之瓦。无非无仪,唯酒食是议,无父母诒罹!

译文:

       清清涧水流,南山深幽幽。翠竹密丛丛,青松真茂盛。同气连枝好兄弟,友爱和睦明事理,莫相离异莫相欺。继承祖业增荣光,兴建宫室百方丈,东、西、南门都敞亮。在此居住在此息,笑语盈盈乐无极。捆板之声响阁阁,夯土之声响托托。风雨之患已尽除,鸟鼠之患已尽去,它是君子好住处。宫殿高耸又端正,四角如矢有廉棱,好像大鸟有双翼,好像锦雉飞天际,君子登上这福地。阶前大庭真平正,高大笔直有柱楹。向阳宫室真轩敞,侧室也都很明亮,君子寝处保安康。蒲席、竹席一层层,主人睡得很安宁。永夜安寝早早醒,清晨喜占我的梦。做的好梦是什么?有黑熊,有马熊;虺蛇奔,大蛇腾。太卜占梦欣然笑:有熊有罴非常好,这是生男大吉兆;有虺有蛇非常好,这是生女大吉兆。如果生子很可贵,就要让他床上睡。就要给他穿下装,给他玩弄白玉璋。他的哭声真洪亮,纯红蔽膝闪彩光,将是周室好君王。如果生女也可贵,就要让她地上睡。给她包上婴儿被,给她玩弄小纺坠。不要违命品行端,专心操持办酒馔,莫给父母添忧患!

提示:

       全篇九章,可合为两大部分。前五章为第一部分:择吉地;统言筑室过程;言筑墙之坚实;言屋宇落成而美盛;言室成而宽敞。后四章为第二部分;祝祷宫室的主人有吉梦;并假设大人占梦之善言;祝祷生贵子;祝祷生贤女。

注释:

(1)秩秩:水清貌。(2)斯:语中助词,犹“之”。(3)干:与“涧”通用。涧:山间流水。(4)幽幽:深远貌。(5)如竹苞矣,如松茂矣:指其地有丛密的竹子,有茂盛的松树。前四句是说周王选的地势好,面山临水,有苞竹松茂。如:语词。苞:丛生稠密之状。(6)兄及弟矣,式相好矣,无相犹矣:兄弟:指同宗兄弟。式:发语词。好:(浩)。友好和睦。以上三句是说:兄弟们要友好和睦,不要互相欺诈。(7)似续妣祖:“嗣续彼祖”。似:“嗣”之假借。此句意为:所以修筑宫室,是为了继承祖先之业。(8)筑室百堵:筑室:筑帝王休息寝处的宫室。百堵:方丈为堵。(9)西南其户:向西、向南开门户。(10)爰居爰处,爰笑爰语:在这里居住,在这里安息,在这里笑乐,在这里共语。爰:于是;在这里。处:止;息;安;居。(11)约之阁阁,椓之橐橐:形容板筑的情形。约:束,此指束筑板。阁阁:束筑板声。椓:(卓)。击;用杵捣筑。橐橐:(驼)。捣土声,犹今之“通通”。(12)风雨攸除,鸟鼠攸去,君子攸芋:指宫室建成后,风雨之患除,鸟鼠之患去,君子有了安居之室。攸:助词。除、去:二字同义,为互文。芋:居住。(13)如跂斯翼,如矢斯棘:跂:同“企”。竦立。翼:端正严肃貌。斯:犹“之”,助词。矢:箭头。棘:棱角。这两句是说:屋宇高高耸立,端正庄严,犹如人跂立之状。宫殿四隅棱角分明,犹如箭镞之廉棱。(14)如鸟斯革,如翚斯飞:革:(及)。翼。翚:(辉)。一种有彩羽的山鸡。这两句是说:其栋宇峻高而扬起,犹如好鸟之翅。其檐阿华丽四翘,犹如彩羽的锦鸡展翼飞翔。(15)君子有跻:登上这高大的宫室。跻:(基)。升;登。(16)殖殖其庭:“其庭殖殖”。其:指示代词。“那”。庭:古称建筑物阶前的院子。殖殖:平正貌。(17)有觉其楹:“其楹有觉”。有:发语词。觉:高大而直。楹:厅堂前部的柱子。(18)哙哙其正:哙哙:(快)。明亮宽敞貌。正:朝阳的正房。(19)哕哕其冥:哕(会)。与“哙哙”同义,皆指宽明之貌。但是在此处则指不向阳的房屋也是宽广明亮的。可见建筑规模的宏伟。冥:指不向阳的宫室房间。(20)宁:安处。攸:所;是。(21)下莞上簟:指床上铺的,下层是蒲席,上层是竹席或苇席。莞:(关)。蒲席。簟(店)。竹、苇席。(22)乃安斯寝:乃:于是。斯:语词。寝:安寝,指安睡。(23)乃寝乃兴:“乃寝而兴”。于是夜寝而夙兴。兴:早上起床。(24)乃占我梦:于是推断解释我梦的吉凶。(25)吉梦维何:好梦是什么梦?维:是。(26)维熊维罴:是梦见熊,是梦见罴。罴:马熊。(27)维虺维蛇:是梦见虺,是梦见蛇。虺:(毁)。(28)大人占之:大人:指太卜(周代掌占卜之官)。占之:猜测、推断、解释“吉梦”。大:(太)。(29)维熊维罴,男子之祥;维虺维蛇,女子之祥:四句是说:梦见熊、罴,是要生子的吉祥之兆;梦见虺、蛇,是要生女的吉祥之兆。(30)乃生男子,载寝之床:乃:若,如果。载:则,就。之:于。古代生了男孩,把他放在床上睡。(31)载衣之裳:衣:动词,穿。裳:下裙。(32)载弄之璋:弄:指那璋置于初生婴儿手边作玩弄状。璋:(章)。让初生儿弄璋,是象征让他养成王侯的品德。(33)喤喤:(皇)。指洪大的声音。古人认为小儿哭声洪亮,是贵人之征。(34)朱芾斯皇,室家君王:二句是取吉利的预言,假设“贵子”将来能成为君王,佩朱芾之衣饰。(35)乃生女子,载寝之地:二句是说,如果生了女孩,就将她放在地上睡。(36)载衣之裼:给她包上婴儿用的褓衣。衣:此处指包起。裼:(替)。褓衣,婴儿用的小被。(37)瓦:纺砖,陶制纺线锤。让女子玩弄纺线锤,是象征女子将来勤于纺织之事。(38)无非无仪:“勿违勿邪”。非:违。指违公、婆、丈夫之命。仪:邪,指不合礼法的行为。(39)唯酒食是议:指女子只负责操持酒食之事。议:商量;考虑;筹措;操持。(40)无父母诒罹:“勿贻父母罹”,不要使父母因女子在夫家的过失而担忧。诒:给与。罹:忧愁;苦难。

8.节 南 山

节彼南山,维石岩岩。赫赫师尹,民具尔瞻。忧心如惔,不敢戏谈。国既卒斩,何用不监!节彼南山,有实其猗。赫赫师尹,不平谓何!天方薦瘥,丧乱弘多。民言无嘉,憯莫惩嗟。尹氏大师,维周之氐;秉国之钧,四方是维,天子是毗,俾民不迷。不弔昊天,不宜空我师!弗躬弗亲,庶民弗信。弗问弗仕,勿罔君子。式夷式已,无小人殆。琐琐姻亚,则无膴仕。昊天不傭,降此鞠讻!昊天不惠,降此大戾!君子如届,俾民心闋。君子如夷,恶怒是违。不弔昊天,乱靡有定,式月斯生,俾民不宁!忧心如酲,谁秉国成?不自为政,卒劳百姓。驾彼四牡,四牡项领。我瞻四方,蹙蹙靡所骋!方茂尔恶,相尔矛矣。既夷既怿,如相醻矣。昊天不平,我王不宁!不惩其心,覆怨其正。家父作诵,以究王讻。式讹尔心,以畜万邦。

译文:

       嵬嵬峩峩终南山,层峦叠嶂石岩岩。太师尹氏威赫赫,人民都在把你看。心中忧闷似火烧,不敢戏谑将你谈。王业已衰国运断,为何你却看不见!嵬嵬峩峩终南山,山阿草木已长满。太师尹氏威赫赫,不公又能说什么!上天屡次降灾祸,死丧祸乱大又多。众民议论都说坏,你竟顽固不肯改。太师尹氏名位重,周之根本是三公;主持朝政有权力,四方由你来维系,王朝宠臣佐天子,应使众民心不迷。可是苍天不行善,不该降灾使民怨!不问政事不实行,众民对你不信从。不咨询,不任用,欺罔君子大不敬。要消除,要制止,莫近小人近君子。猥琐褊浅众姻亚,你就不要重用他。苍天行事不公平,降给众民大灾凶!苍天对人不惠爱,降给众民大灾害!君子如果来执政,能使人民怒气平。君子如果很公正,众人怨怒消除净。苍天对人不善良,祸乱不止民遭殃,摧残生灵害百姓,使得人民不安宁!忧愁苦痛如酒病,有谁掌权亲朝政?你不亲自去从公,百姓劳瘁真苦情!驾上四匹好公马,四马肥壮又高大。瞻望四方志难伸,局促狭小无处奔!正当你们怨怒盛,眼瞅戈矛要拼命。已经平静已喜悦,又像宾主相酬酢。苍天对人不公平,我王也难得安宁!尹氏心术不改变,人若规劝反招怨。家父作歌来讽谏,恶人就在王身边。尹氏如能大转变,畜养四方万民安。

提示:

       这是周王朝的一个大夫所作的政治讽喻诗。诗中直刺的是乱政殃民的“赫赫师尹”,实则同时委婉地讽刺了暴虐昏庸、委政佞人的周幽王,通过作者对腐朽政治的愤慨与抗议,表现出忧国忧时、直言敢谏的精神。

注释:

(1)节:山高峻貌。(2)维石岩岩:指那终南山上的岩石峭削而重重迭迭。维:那;其。岩岩:石山高峻貌。(3)赫赫师尹:赫赫:势位显盛貌。师:大师(太师),周代三公(太师、太傅、太保)之官,当时是最高的职位。尹:太师的姓。(4)民具尔瞻:“民具瞻尔”,人民全都看着你(指尹氏)。具:全;都。瞻:视;望。(5)忧心如惔:忧苦之心犹如焚烧。惔:(谈)。焚烧。(6)不敢戏谈:是指大家畏惧尹氏权势,不敢互相戏谑谈论。(7)国既卒斩:指周王朝的命运已全断绝。这是夸张的说法,为了引起注意。国:指周王朝。卒:尽;终。斩:截断;断绝。(8)何用不监:为何看不到呢?何用:何以;以何;因何。监:视;察。(9)有实其猗:指草木茂密地长满了终南山曲折不平的山峪。有:发语词。实:草木茂盛平满而广被状。其:那。猗:(阿)。曲折蜿蜒高低不平的山峪。(10)不平谓何:为政不公平,还说什么呢?不平:指为政持心不均平,不公平。谓何:说什么;还有什么可说。(11)天方薦瘥:上天正屡次加给疫病之灾。方:方今;正。薦:(见)。重;屡次;一再。瘥:疫病。(12)丧乱弘多:死丧祸乱非常多。弘:大。(13)民言无嘉:人民对师尹没有好的评论。民言:人民的议论。嘉:嘉庆;善。(14)憯莫惩嗟:憯:(惨)。竟然。惩:制止;惩戒。嗟:语尾助词。(15)维周之氐:维:助词。氐:(底)。根本。(16)秉国之均:掌握国政大权。秉:执掌;持;把握。(17)四方是维:四方:全国四方。维:维持;维系。(18)天子是毗:周天子的辅佐重臣。毗:(皮)。辅助。(19)俾民不迷:俾:(比)。使。迷:迷惑;迷失方向。以上数句,是希望尹氏做到的。(20)不弔昊天:“昊天不弔”。昊天:苍天。不弔:不善。(21)不宜空我师:不该将穷困苦难加给我们广大人民。空:穷。师:众民。(22)弗躬弗亲,庶民弗信:指尹氏不亲自善理政事,众民也不信从他。躬、亲:指亲自做事。信:信从。(23)弗问弗仕,勿罔君子:指尹氏不向君子咨询政事,不任用君子。这就是诬罔君子。问:咨询。仕:任用。勿:助词。罔:欺。(24)式夷式已:“乃夷乃已”。夷:平,消除。已:止;制止。指上文所云不合理现象,得到夷平和制止。(25)无小人殆:殆:近。意为:勿近小人。(26)琐琐姻亚,则无膴仕:意谓:亲戚中那些才智微小、计谋褊浅的庸人,就不要任用他们做大官。琐琐:小貌。计谋褊浅貌。姻亚:女婿的父亲称姻。两婿相称亚。总之,是指裙带关系。膴:(五)。厚。仕:任用;封官;做官。膴仕:指给以高官厚禄。(27)昊天不傭,降此鞠讻:意谓:昊天不均平,降此极大的祸乱。傭:公平。鞠:多;极。讻:祸乱。(28)昊天不惠,降此大戾:意谓:昊天不惠爱众民,降此暴戾之祸。惠:爱;关怀。戾:乖;恶;暴虐。(29)君子如届:君子如果来管理政事。届:至;临。(30)俾民心闋:可使民怨平息。闋:(却)。息。(31)君子如夷,恶怒是违:君子如果为政均平,则众民的憎恶怨怒可以消除。夷:公平。恶:(务)。违;去;消除;取消。(32)乱靡有定:祸乱没有止息。定:止。(33)式月斯生:“乃抈此生”。式:乃。月:抈之省。折;杀。抈斯生:杀此众民。(34)酲:病酒。(35)国成:国政的成规。(35)不自为政,卒劳百姓:指尹氏不亲理政事,小人专权,致使百姓劳瘁。卒:“瘁”之省借。(36)项领:项:大。领:脖子。项领:指马颈肥大,引申为马肥壮。(37)蹙蹙:缩小貌,指国土日蹙。(40)靡所骋:无驰骋之地。以上四句,是说虽有肥壮的公马,但四方没有可驰骋之处。(41)方茂尔恶:正当你们(指小人)怨恨正盛之时。方:正;正值。恶:(务)。恶怒。(42)相尔矛矣:注视着你们的矛(指要动武)。(43)既夷既怿:既:已经。夷:平,心平气和。怿:喜悦。和悦。(44)如相醻矣:好像互相劝酒那样友善。(指小人情态无常)。醻:(愁)。同“酬”。酬酢,互相劝饮。(45)不惩其心,覆怨其正:言尹氏无惩戒自己之心,反而怨恨指正他错误的人。惩:惩戒;止。覆:反。正:谏正;纠正。(46)家父作诵,以究王讻:家父:作者自呼其名。周之大夫。诵:此处指诗。作诵:是作诗讽谏。究:举发;揭发。王讻:周王左右之恶人(尹氏)。(47)式讹尔心,以畜万邦:讹:改变。尔:指尹氏。畜:养。万邦:指诸侯之国。

9.谷 风

习习谷风,维风及雨。将恐将惧,维予与女。将安将乐,女转弃予。习习谷风,维风及颓。将恐将惧,寘予于怀。将安将乐,弃予如遗。习习谷风,维山崔嵬。无草不死,无木不萎。忘我大德,思我小怨。

译文:

       飒飒大风起天际,大风回荡雨又疾。常忆初婚心恐惧,相亲只有我和你。如今另娶自安乐,你却变心抛弃我。飒飒大风起天际,大风回荡暴风厉。常忆初婚心恐惧,置我在你怀抱里。如今另娶自安逸,将我抛弃全忘记。飒飒大风起天际,高山崔嵬暴风厉。百草尽死化尘泥,百树皆萎树叶稀。我的好处全忘却,反将小怨牢牢记。

提示:

       这是被遗忘的女子所唱的怨歌。

注释:

(1)习习:同“飒飒”,大风之声。(2)谷风:来自山谷的大风。(3)维风及雨:有风及雨。维:有。此二句以风雨突变喻生活中之风波。(4)将恐将惧,维予及女:又恐又惧,只有我和你相亲相爱。将:且。恐惧:谓新婚时之激动心情。维:独。女:汝。与:相友爱。(5)将安将乐,女转弃予:意谓:你另觅新欢之后,又安又乐,你就转而抛弃了我。(6)寘予于怀:将我置于怀中。谓相亲爱之意。寘:即“置”字。怀:怀抱之中。(7)弃予如遗:抛弃我,像完全不记得一样。遗:(位)。(8)维山崔嵬:意谓:大风吹着高峻的山巅。崔嵬:山巅高峻巉岩之状。(9)无草不死,无木不萎:指大风吹得山上野草没有不死的,树木没有不枯萎的。以比喻人受摧残。(10)忘我大德,思我小怨:忘记了我的大德,只想着我的小怨。德:美德;恩德;好处。怨:怨恨。

10.裳 裳 者 华

裳裳者华,其叶湑矣。我觏之子,我心写兮。我心写兮,是以有誉处兮。裳裳者华,芸其黄矣。我觏之子,维其有章矣。维其有章矣,是以有庆矣。裳裳者华,或黄或白。我觏之子,乘其四骆。乘其四骆,六辔沃若。左之左之,君子宜之。右之右之,君子有之。维其有之,是以似之。

译文:

       花朵裳裳真美盛,叶子繁茂郁葱葱。我已会见这好人,心中忧闷已消尽。心中忧闷已消尽,以此安处乐欣欣。花朵盛开美裳裳,繁花如金黄又黄。我已会见这好人,他有礼乐好规章。他有礼乐好规章,因此福庆又吉祥。花朵裳裳真美盛,繁花又黄又白生。我已会见这好人,四匹白马有黑鬃。四匹公马有黑鬃,六条缰绳多又盛。左辅助啊左辅助,君子用贤自安善。右辅弼啊右辅弼,君子取贤自安善。倚重贤良善用人,因使贤者嗣祖荫。

提示:

       这可能是周天子美诸侯之辞。

注释:

(1)裳裳者华:此谓盛开的花朵。裳裳:花盛貌。(2)湑:(许)。茂盛貌。(3)我觏之子:犹“我见是人”。觏:遇;见;相会。之子:对人的美称,此指有世禄的诸侯贵族。(4)我心写兮:我心中的忧闷消除了。写:犹“泻”,指泻忧。(5)是以有誉处兮:是以:“以是”。誉处:犹“安处”。(6)芸:极黄貌。(7)章:文章,此指礼乐法度。(8)庆:福庆。(9)或黄或白:有的黄,有的白。(10)四骆:四匹黑鬣白马。(11)沃若:美盛貌。(12)左之:犹“左兮”。左:左辅,指辅佐之人。(13)右之:犹“右兮”。右:右弼,亦谓辅佐之人。(14)宜之:安之。(15)有之:取之。(16)维:语首助词。(17)似:“嗣”之借字。

11.苕 之 华

苕之华,芸其黄矣。心之忧矣,维其伤矣!苕之华,其叶青青。知我如此,不如无生!牂羊坟首;三星在罶。人可以食?鲜可以饱?

译文:

       凌霄花儿朵朵香啊,枝头繁花黄又黄啊。生活艰窘愁满肠啊,多么痛苦多悲伤啊!凌霄花儿开得盛啊,蔓枝扶疏叶菁菁啊。早知我是这样穷啊,不如干脆别降生啊!母羊头大身瘦小;鱼罶水清三星照。受苦之人吃什么?这点饭食怎能饱?

注释:

(1)苕之华,芸其黄矣:苕:(条)。凌霄树。华:“花”之古体。芸:黄盛貌;深黄貌;纯黄貌。(2)维其伤矣:犹言“是多么悲伤啊!”维、其:均为助词,无实义。(3)苕之华,其叶菁菁:菁菁:茂盛貌。本章此二句与首章开始二句意思统一,是说凌霄的花开得很黄,叶子很茂盛。(4)牂羊坟首,三星在罶:牂羊:(臧)。母绵羊。坟首:大头。坟:大。绵羊头本来不大,因为饿得身体瘦小,便显得头大了。三星:星宿名,为二十八宿之一,又叫参星。罶:(柳)。捕鱼器。三星在罶:罶中无鱼而水静,但见三星之光而已。(5)人可以食,鲜可以饱:犹“人何以食,斯何以饱”。可:“何”之省借。鲜:与“斯”通用。二句意谓:人们何以为食?这样少的东西何以能饱?

12.文 王

文王在上,於,昭于天!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有周不显,帝命不时。文王陟降,在帝左右。亹亹文王,令闻不已。陈锡哉周,侯文王孙子。文王孙子,本支百世。凡周之士,不显亦世。世之不显,厥犹翼翼。思皇多士,生此王国。王国克生,维周之桢;济济多士,文王以宁。穆穆文王,於,缉熙敬止!假哉天命。有商孙子。商之孙子,其丽不亿;上帝既命,侯于周服。侯服于周,天命靡常。殷士肤敏,祼将于京。厥作祼将,常服黼冔。王之荩臣,无念尔祖!无念尔祖,聿俢厥德。永言配命,自求多福。殷之未丧师,克配上帝。宜鉴于殷,骏命不易!命之不易,无遏尔躬。宜昭义问,有虞殷自天。上天之载,无声无臭。仪刑文王,万邦作孚!

译文:

       文王之灵在那昊天之上,啊,他在天上昭明显耀!周国虽是古老之邦,它却受命建立新朝。周朝功业无比显荣,上帝之命非常美好。文王助天升降,常在上帝身旁。文王娓娓自勉,美誉永远流传。厚赐洪福,开创周朝,文王子孙,受福不浅。文王子孙,都受福泽,本宗、支庶,百世封官。凡是周朝文武功臣,世代受禄,名位大显。世禄功臣,身荣位显,他们勤王,恭谨黾勉。众多贤士都是美彦,从这王国纷纷涌现。众士出自文王之国,全是周朝治国骨干。众多贤士恭谨庄严,文王之国得以安善。文王庄穆而又美善,啊,心地光明,敬慎自谦!伟大严峻啊!上天之命。商代子孙都要遵奉。商代灭亡,遗留子孙,数以亿计,绵绵无尽。上帝既已降命于人,只有听命,对周称臣。对周称臣,不要违抗,天命森严,变化无常。殷之诸侯,美好敏疾,在那周京,助行祭礼。祼将之礼,都去朝参,穿戴常服,黼裳殷冠。他们都是周王忠臣。感念你的祖宗德荫!感念你的祖宗,进修你的德行。永远配合天命,自求多福康宁。殷朝未失民心之时,尚能合乎上帝之理。借鉴殷朝,儆戒自己,遵行大命,真不容易!遵行大命,真不容易,切莫自绝天人之际。美名美誉广泛流传,又应度察中道于天。上天之事,难度难揆,既无声息,又无气味。应当效法祖宗文王,就能取信天下万邦!

提示:

       本篇相传为周公颂美文王并深戒成王之诗。

注释:

(1)文王在上,於,昭于天:文王:周文王,名昌。於:(乌)。叹词。昭:昭明;显耀。(2)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:意谓:周虽然是有悠久历史的旧邦,而其受天命伐商建周,则是新兴的国家。(3)有周不显,帝命不时:有:发语词。不:语词。显:光耀。帝:上帝。时:犹“是”,正。二句犹言“周朝的功业是光荣的,上帝之命是好的(正确的)”。(4)文王陟降,在帝左右:陟降:升降;进退。二句言“文王之神在天上,助天升降进退,时时均在上帝之左右”。(5)亹亹文王,令闻不已:亹亹:(伟)。勤勉自强貌。令闻:美誉。不已:犹“无尽”,永远流传。(6)陈锡哉周:陈锡:重锡。言锡之多。哉周:开始创立周朝之基业。(7)侯文王孙子:“维文王孙子”。侯:犹“维”。孙子:犹言“子孙”。(8)本支百世:意谓:文王的后代,本宗之子百世为天子;支庶之子百世为诸侯。本:本宗。支:支庶。(9)凡周之士,不显亦世:意谓:凡是周王朝的功臣官僚,世世代代都是继续享受爵禄的显贵。士:百官。亦世:累世。世世代代。亦,“奕”之省借。重。累。(10)世之不显:义同“不显亦世”。(11)厥犹翼翼:此言“他们(那些臣僚)为王朝谋事都十分恭谨勤勉”。厥:其。犹:谋。翼翼:恭谨勤勉貌。(12)思皇多士:思:助词。皇:美;大。多士:众多的贤士。(13)王国:指文王之国。(14)维周之桢:是周王朝的骨干力量。维:犹“是”。桢:支柱,骨干。(15)济济:庄严恭谨貌。(16)以:因此;赖以。(17)穆穆:形容人庄严、美好、深沉之貌。(18)缉熙敬止:意谓:心地光明而又谨慎。缉熙:光明。止:犹“之”。(19)假哉天命:“大哉天命”。假:大。(20)有商孙子:指商的后代子孙。有:助词。(21)其丽不亿:其数成亿,十分众多。丽:数。不:语词。(22)上帝既命,侯于周服:意谓:上帝既已降命,(你们商之孙子)只有臣服于周王朝。既:已。侯:唯有。周服:“服周”,臣服于周。(23)天命靡常:天命无常。(24)殷士:殷人;殷侯。(25)肤敏:美好而敏疾。肤:美。敏:疾。(26)祼将于京:此谓“在周京行祼将祭礼”。祼将:古代的一种祭礼。(27)常服黼冔:常服:韦弁服。黼:(府)。本指古代衣服上白黑相间的花纹。引申为黼裳,指有白黑相间花纹的衣服。冔:(许)。殷冠。(28)王之荩臣:周王之忠臣。荩臣:忠臣。(29)无念尔祖:无,语助词。祖:指文王。王之荩臣,无念尔祖:是告诫成王之言。借殷士皆成为王之荩臣并助祭于京之事,启发成王接受殷商覆亡的教训;并借殷士服商服之事,启发成王勿忘本,要感念文王之德,继承文王之业。(30)聿俢厥德:聿:犹“以”。或为发语词。俢厥德:俢其德行。(31)永言配命:永配命。永:长;常。言:语中助词。配命:配合天命,指德行合于天理。(32)自求多福:自己求取盛多之福。(33)殷之未丧师,克配上帝:意谓:殷王朝未失人心之时(亦即未失天下之时),其德能合天帝之命。言外之意,至纣王失民心,违天命,则覆灭。丧师:失民心。师:众;众庶。克:能。配上帝:合于天命。(34)宜鉴于殷,骏命不易:意谓:应借鉴于殷商,勿忘其经验教训。而能坚持大命是不容易的。骏命:大命。不易:不容易。(35)无遏尔躬:“尔躬无遏”之倒文。尔躬:你自身。无遏:不要自绝于天(像纣王那样)。无:勿;莫;不要。遏:止;绝。(36)宣昭义问:远扬美名之意。宣:明;布;扬。昭:明。义问:犹“善誉”、“令闻”。义:善。问:通“闻”。本句言“昭明美誉于天下”。(37)有虞殷自天:意谓:又自度中道于天。有:又。虞:度;审察。殷:中道;常道。(38)上天之载,无声无臭:此言“上天之事,无声无臭,不可捉摸”。余义为:天道虽无声气可寻,但是,人之善恶自有其不同的后果。载:事。臭:(秀)。气味。(39)仪刑文王:效法文王。仪:象;法式。引申为“效法”、“取法”。刑:古“型”字。法;模式。引申为“以之为法”、“以之为模式(典型)”,犹“效法”之义。(40)万邦作孚:“万邦则信”。万邦:万国。作:犹“则”。孚:信;悦服。此二句,谓“效法文王之德行,则能取信于天下万邦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